大量圖片——松果體奧秘的終極詮釋

文字:【 】【 】【

科尼弗松這個星球上最古老的植物屬之一。 已存在了比所有開花植物近三倍長的時間,進化的松果是花的前身,它螺旋形的刺在兩個方向呈現一個完美的斐波那契數列,很像一個神聖的幾何玫瑰或向日葵。

我們的“松果”腺體,拉丁文名石松,因外形類似石松球果內的松子而得名.松果體約米粒大,在我們大腦的幾何中心,位於腦眼睛後方腦裡一處穴狀組織,是與我們的身體密切相關的感光組織,脊椎動物的腦部都有。 有趣的是,松果體是大腦唯一的“單一“部分,而不是擁有一左,右半球。

生理作用


松果體調節我們睡眠模式和晝夜節律,唯一保持孤立於血腦屏障系統,並接收比身體的任何其他地區較高百分比的血流量。
松果體分泌重要的褪黑色素,這種荷爾蒙會影響身體的甦醒和睡眠與生物週期。 人和動物的生理髮展也與之有關,松果體會根據所接收的光量調整褪黑激素分泌量,通常睡眠時大量分泌,因此被視為人體重要的時鐘。 松果體在夜間十一時,至隔日凌晨二時分泌褪黑激素最旺盛,清晨以後分泌量急降。 冬天白晝時數縮短,也會導致這種荷爾蒙分泌的時間延後或提前,因而產生季節性情緒失調症,人變得憂鬱、沒精神。 年紀也會影響松果體分泌褪黑激素的濃度,在出生後至六歲期間,達到最高峰,而後隨年齡下降。 年長的人松果體可能完全停止分泌這種荷爾蒙。 我們白天的身心活動,需要大量負責神經傳輸功能的血清張力素,這種化合物與褪黑激素息息相關,其分泌量與褪黑激素成反比,血清張力素在夜間的濃度低得多。 松果體在代謝褪黑激素時也會製造神經化合物松香烴。 近期研究指出,松烴主導引發睡眠時做夢的現象。 專家認為,松果體若配合控制人體生物時鐘的下丘腦,會影響老化的過程

退化的眼睛

許多人認為這是我們的生物學第三隻眼,“靈魂的座位”“啟蒙的中心”。
科學家發現松果體的結構與功能類似眼睛,這個腺體可能是退化了的眼睛。 因為松果體具有和眼睛一樣的視網膜細胞,在一些爬行動物體內仍然包含“桿狀細胞”和“筒狀細胞”。 它能直接感知光線並作出反應,影響身體的醒睡模式與季節週期。 例如人們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會感到心情舒暢、精力充沛、睡眠減少。 反之,遇到細雨連綿的陰霾天氣則會情緒低沉、鬱鬱寡歡、常思睡眠。 這一現象正是松果體在“作祟”。

靈魂的寶座

十七世紀偉大的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稱松果體是(靈魂的寶座)他寫於一六四九年的著作《論靈魂之情》周延地探討這種腺體,他在這本名著中表明他相信身體有靈魂。 我們要知道靈魂是與全身相連,不能說它只在身體某個部位,而跟其他毫無關聯。 不 過他特別提到,體內的松果體,是唯一的例外,我們體內有個部位的功能有別於身體其他組織,靈魂不是在心臟,或整個腦部,直接發揮功能,而是從腦部深處有個 極小的腺體,懸於腦部中央一處,供腦部前後方的心神,互相聯繫的通道上,這個腺體有一個細微的變動,心神狀態會大為改變,而心神有一絲改變也會反過來改變 這個腺體的運作。

史上宗教與文化文獻提到的深具靈性意義的松果體


世界各大宗教、文化與傳統信仰,都有文獻探討松果體。 縱觀人類歷史記錄,松果體曾經被作為人類精神啟蒙的象征代表,自古以來它又稱神秘的第六脈輪或第三眼,是知識與大智慧之眼,它是整個歷史的神聖像徵。

中國

松果體即道家所謂的天眼,佛家言識海,亦稱天眼證智通。 若練功有成,便能觀人氣色,透視人體,預知禍福,預測未來,照佛家所說,既色丵界天的眼根超越了大地的遠近,時間的過去和未來,一切現像都能明見。 在很多佛教畫像及雕刻中,可以看到臉部有出現三隻眼的情況。

埃及

古埃及人,把第三眼稱作,“歐西里斯之眼”,“歐西里斯的權杖”,又稱“松果之仗”,(歐西里斯是位太陽神,主宰來世者的象徵),描述了兩條相互交織的蛇自權杖底部盤旋而上,最上方是一個松果。

人體的精神能量被描繪成如蛇般從脊柱的基礎盤繞上升,到達第三隻眼松果體並覺悟。 覺醒的靈量表示脈輪的合併和統一。 據說這是唯一的方式以實現“神聖的智慧”並帶來純淨的歡樂,純粹知識和純潔的愛情。

蛇實際上代表了DNA,而鬆果體就是能量的聚集點

法老的面具上有一條昆達里尼蛇通過其頭部,這象徵著松果體已經匯集了相當多的能量可以到達更高層次的領域。

在印度教對神靈的描畫中,文字和符號裡都陳述了蛇和松果。 在某些情況下,印度教眾神的雕刻或繪畫作品都塑造了有伸出持著松果的手。

濕婆,在印度教傳統中最著名的神,頭部始終被描繪成捲曲的頭髮形狀明顯相似於一個松果,並和蛇交織在一起,

印度還有個傳統是在額頭中央點貼飾品,以提醒人記得松果體與其靈性力量。

生命之樹


除了精神上的意識與啟蒙,松果也歷來被用來作為永恆的象徵或永恆的生命。
古代亞述人的宮殿雕刻,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13-716年,描繪四翼神般的人物故意高舉松果,或在某些情況下,用松果向他們描摹的生命之樹致敬。 他們認為,這個神秘的器官是思想意識的源頭,能促進生育力,在開悟時喚醒不朽的力量。

聖經

有一種理論提出松果實際上是善惡知識樹的果子。 據創世記記載,夏娃在毒蛇的逼迫下吃掉了禁果,導致了人類從伊甸園被驅逐。 這一引用重現了松果與毒蛇的圖像概念,再次體現了跨文化的一致性。

聖經本身暗示了松果體多次,有時相當明顯。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一隻眼睛若了亮,你的全身就光明”——馬太福音6:22
這是何西阿最後詩句,似乎更直接地解決了精神和松果/松樹之間的聯繫:
以法蓮哪,我與偶像還有什麼關涉呢?
我耶和華回答他,也必顧念他。
我如青翠的松樹;
你的果子從我而得。
——何西阿14:8

墨西哥

在另一個文化里提到松果的光彩精神和不朽的的象徵墨西哥的雕像“Chicomecoatl神”(七蛇神)再次描繪出一個神手持帶有鬆果的另一個權杖,

希臘

希臘人和羅馬人也納入了松果在他們的宗教信仰和神話闡述的系統體系。
古希臘人認為,松果體影響認知活動,哲學家迦林和柏拉圖都曾撰文探討。 柏拉圖在《共和國》中強調松果體的重要:“它勝過一萬個肉眼,只要透過這裡,就能看見真理”。
狄奧尼索斯,後來被羅馬人稱為酒神,手持茴香權杖交織著常春藤葉子並且頂部有一個松果

該酒神杖,經常被用來作為一個神聖的工具在宗教儀式和慶祝儀式上。 後來羅馬人建立了一個世上最大的松果青銅雕塑,一個三層樓高的巨大松果的形狀。 根據一項受歡迎的中世紀傳說,雕塑站立在萬神殿的前面作為一個大型溢水噴泉比鄰伊希斯神廟在古代羅馬。

羅馬

然而,巨大的雕像現在坐落在天主教梵蒂岡的松果廣場。 天主教的宗教傳統與松果有錯綜複雜的關係。 提到“羅馬教廷”這個名字,似乎許多人會直接提到“第三隻眼”...

羅馬天主教傳統特別尊敬松果體,也許最顯著的是由教皇本人攜帶神聖的權杖,教廷的徽章,在梵蒂岡國旗當中,堆疊的三皇冠形狀極似一個松果。
松果也作為照明物出現在教堂如燭台,燈具似乎象徵性的代表第三隻眼的精神光照。 所有這些因素導致陰謀理論家和哲學家指責天主教教會對基督教、天主教隱瞞了松果腺的覺醒的真相,為公眾真正靈性的啟迪蒙上了盲目的面紗。
36樓

德國納粹

陰謀論者也指出了希特勒和納粹德國象徵松果的符號。 證據體現在希特勒的桌子上鑲嵌在權杖頂部的松果,松果還隱藏在經典的納粹鷹圖標的身體裡。

馬薩諸塞州議會大廈,其穹頂的頂部

氟化物對身體的影響


有一種日益流行的理論,聲稱氟化物被引進到我們的供水系統作為一種壓制靈性和意識覺醒的手段(被秘密的機構如共濟會和光明會)市民從出生便開始攝食氟化物,等長大成人以後,松果體已經鈣化變硬。

1997年,英國醫生詹妮弗盧克大量研究並記錄了氟化物在我們松果體內的積累程度以及對人的影響。 結果顯示松果體鈣化的地方,血流量抑制並堵塞了我們的第三隻眼的基本功能。
陰謀理論家聲稱,在我們政府工作的秘密社團試圖維持更大的精神和社會的自滿情緒,通過化學方法籠罩我們生物門戶的靈性覺醒。 (牙膏,碳酸飲料等等)

松果體能提升意識的科學研究


多數人很少運用松果體,導致他休眠而萎縮,不過醫學界發現食光者不在此列。 美國賓州大學和湯瑪士傑佛森大學的醫生與科學家觀察印度有名的食光者希拉瑪內克130天,測驗他是否真的能只靠陽光維持生命,瑪內克先生這段時間完全沒有進食。 在觀察期間,研究人員發現,他的神經細胞沒死且很活躍。 一般50多歲的人松果體已經萎縮,他的松果體反而擴大,一般人的松果體大小約6乘以6毫米,瑪內克的經測量是8乘以11毫米。

松果的圖騰權利廣泛地出現在正面和負面的文化勢力中,在整個歷史上暗示了精神的啟蒙與第三隻眼。 直到最近科學界才開始研究神秘的松果體,研究員不斷發現,它真正的功能揭露它就是連接身體與天界的通道。 這些現代組織掌握著松果的秘密和象徵性權力,對公眾掩蓋了其真正的重要性,同時通過含氟飲用水、碳酸飲料等化學方法毒害我們市民的第三隻眼,以阻止人類的覺醒。

靈魂的座位啟蒙的中心松果體即道家所謂的天眼,佛家言識海,亦稱天眼證智通。 若練功有成,便能觀人氣色,透視人體,預知禍福,預測未來,照佛家所說,既色丵界天的眼根超越了大地的遠近,時間的過去和未來,一切現像都能明見。 在很多佛教畫像及雕刻中,可以看到臉部有出現三隻眼的情況人體的精神能量被描繪成如蛇般從脊柱的基礎盤繞上升,到達第三隻眼松果體並覺悟。 覺醒的靈量表示脈輪的合併和統一。 據說這是唯一的方式以實現“神聖的智慧”並帶來純淨的歡樂,純粹知識和純潔的愛情。

蛇實際上代表了DNA,而鬆果體就是能量的聚集點

金凱利的覺醒


這 位著名的喜劇演員神奇的經歷簡直就是他飾演的《楚門的世界》的現實版本,簡直令人不可思議……“我醒來,我突然明白了,我明白思想是一個虛幻的東西,我突 然覺得我是在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思想,我想知道,是誰意識到我在想。突然,我被拋到這個神奇擴張性的自由解脫感覺,從我自己解脫,從我的問題解脫,我看 見更大的我,大於我的身體,我是所有事物和人我不再是宇宙的一個片段,我就是宇宙……”

古今中外的文明與教派都熱衷於研究松果體與第三隻眼、天目。 在許多古老文明的神像、祭司的面具上,或印度的佛像,道家的神像上在額頭的部位都不約而同地刻畫者這一隻眼睛。 古希臘哲學家將其稱之為“靈魂的寶座”。 各種信仰與宗教也都有相似的標誌來表現神的全視之眼。

一、松果體與第三隻眼、天目的秘密

人體的松果體(Pineal Gland)位於人腦的中心部位,松果體僅有米粒大小,其形狀就像一顆松果。 科學家通過對人體大腦解剖和對現代胚胎學理論的研究發現,人類確實存在有第三隻眼,而在大腦中目前已經退化的松果腺體,就是人類神秘的第三隻眼所在之處。 有大量證據表明,松果體是有感光組織結構基礎的,而且有完整的感光信號傳遞系統,充滿視網膜色素的松果體常被人稱為“第三隻眼”。 科學家最近發現,沒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魚就是利用松果體來“看”外界。 人的肉眼也只是像照相機的鏡頭起對焦、採集光線的作用,而鬆果體卻是像照相機的CCD或底片起真正感光成像的作用。

英國曼徹斯持大學的阿·羅賓·貝克教授發現:在松果體的前方有一個生物磁場,它可聚集射線,並能起到掃描圖像的作用。 科學已證明人類確實存在有第三隻眼,現代西方醫學解剖發現松果體的位置正好和古代東方道家所描述的泥丸宮和天目(第三隻眼,Third Eye)的位置相吻合,人體的松果體在兒童時期比較發達,但到7歲以後開始退化。 道家把松果體稱為泥丸宮、黃庭、崑崙,是人的元神(靈魂)所住之宮,是九宮之中央、腦中之腦、核心之核心,泥丸宮在人的機體生命活動中起至關重要作用,是人的生命中樞。 人人都有鬆果體,人人都可以通過修煉來返本歸真開發自己的第三隻眼,但是不能去一味的追求開天目,道法自然,修煉到一定層次後才會開天目。

道家故事《封神演義》中的二郎神楊戩與聞太師都修煉出了第三隻眼(一般人看不到,是在另外空間體現)。 春秋時代的老子和他的學生亢桑子也具有第三隻眼的功能,據《呂氏春秋·重言篇》記載:“聖人聽於無聲,視於無形……老聃是也。”《列子·仲尼篇》雲:“有亢桑子者,得聃之道,能以耳視而目聽”。 《史記·扁鵲列傳》中記錄著神醫扁鵲具有“視人五臟顏色”的能力,他具有天眼,能透視人體,然後配合自己的醫學知識,幫人“看”病。 這個例子在俄羅斯也有,根據真理報2004年1月的報導,俄羅斯的一個小女孩娜塔莎可透視人體內部器官,看到其中有病的部位。 修煉有素者的松果體(泥丸宮)可以避開人的一雙肉眼睛,就像楊戩那樣直接通過第三隻眼看到不同時空的世界、看到事物的本質。 老子在《道德經》中描述了這個境界:“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

香港天壇大佛等佛像的頭部大多是松果的形狀,象徵松果體是智慧之源;佛像眉心的一點像徵天目的位置。 佛家稱第三隻眼為天目,將天目分為五大層次——肉眼通、天眼通、慧眼通、法眼通、佛眼通。 雖然松果體生理機能直到最近時期才揭曉,各種古文明和宗教卻早已知道人腦中央的松果體是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間的通道。 松果體在開發超自然能力方面非常重要,被看作是高級能量的源泉,與人的靈性提升也有著緊密聯繫。

米 開朗基羅的曠世鉅作“創世紀”壁畫中的“創造亞當”局部圖與人類腦部合成後的對照圖:當我們細看簇擁上帝的那群天使時,會發現原來那整個圖形就是人類的腦 部;環繞天使周圍的布幔清楚地勾勒出完整的腦部輪廓,上帝所坐的位置約為腦部松果體的位置,而上帝伸出的右手和大腦(天使周圍的布幔)交會之處,就是額頭 中心第三隻眼的位置。

二、全視之眼(荷魯斯之眼、上帝之眼、佛眼)的秘密

古埃及的荷魯斯之眼。 荷魯斯是鷹頭神及太陽神的化身,荷魯斯之眼是能察知世間萬物的神聖之眼,代表著神明的庇佑與至高無上的權利,這與蘇美爾卡巴拉生命之樹旁邊的鷹頭神手持松果的意義類似,只是將鬆果換成了荷魯斯之眼。 古埃及人也相信荷魯斯之眼能在重生復活時發生作用,例如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圖唐卡門的木乃伊上也繪有有荷魯斯之眼。 而埃及正是以金字塔聞名,有人認為美國國璽金字塔圖案頂部的全視之眼的概念來源於古埃及的荷魯斯之眼。

1525年意大利畫家蓬托爾莫創作的《在以馬忤斯的晚餐》耶穌頭頂上方的全視之眼,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肖像畫法中,眼睛圖案(通常包圍在三角形內)明確象徵著基督教的三位一體。 廣為人知的是上帝之眼是文藝復興時期(14世紀至17世紀)的經典標誌,上帝的全視之眼在基督教聖經中被多次提及。 和現在常見形式較接近的上帝之眼則可追溯到17、18世紀的歐洲,當時的形式為一顆飄浮在空中的眼睛,有時會有云霧或光芒環繞。

美國國徽及一美元紙幣的背面上的上帝之眼(Eye of Providence),又稱全視之眼(All-seeing Eye),代表著上帝監視人類的法眼,常見的形式為一顆被三角形及萬丈光芒所環繞的眼睛。 封印的反面主體是一個未完工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底部用羅馬數字刻著日期1776年,在金字塔將要完工的頂端,上帝之眼觀察著一切。 左 右寫著兩個銘文:Annuit Cceptis意思是“上帝認可我們開始”、Novus Ordo Seclorum意思是“時代新秩序”,1776年8月20日紋章設計委員會的第一份報告裡描述“飾章裡上帝之眼放射出擴散到盾及人物的光輝。”很多人認 為金字塔上方的眼睛與共濟會有關,其實那個眼睛不是共濟會的專有符號,甚至也不是共濟會設計的(共濟會最早是在1797年才採用眼睛的圖案)。 在紋章設計過程中,只有本傑明·富蘭克林是共濟會會員,而且當時他的提議並沒有被紋章設計委員會所採納。 有人發現一美元紙幣金字塔上帝之眼圖案對美國來說是個預言:1776年建國,2012年進入上帝全視之眼! 覺醒的人們將會完成“淨化地球”這一神聖使命。

178 9年法國《人權宣言》的原版封面上就有那隻神奇的上帝之眼以及自由女神,上帝之眼和美元上的一樣。 美國自由女神像是法國贈送的,其原型是法國巴黎塞納河格勒內勒橋上的自由女神像。

赤道處發現的金字塔,據說來自亞特蘭蒂斯大陸,與一美元紙幣上的金字塔極其相似,在黑暗環境下用紫外光照射,金字塔上方的眼睛會發光。 耶穌說:那坐在黑暗中的人,將看到大光明(the people which sat in darkness saw great light)。 科學研究發現當熄滅燈光時,松果體就會被激發,分泌褪黑素,告訴人該睡覺了,所以鬆果體與睡眠有莫大的關係,它能讓人進入一種類似冥想的神祕境界。

共濟會(Freemasonry)的全視之眼,象徵宇宙的偉大建築師——上帝,圖中的字母G代表共濟會信仰的猶太《聖經》;曲尺代表六芒星中向下的正三角形,寓意是真理;而兩腳規代表向上的正三角形,寓意是道德、秘密和信守。 眼睛的圖案最早是在1797年作為共濟會標準意象的一部分出現的。 這個圖案代表上帝的全視之眼,警示著共濟會的所思所行都被上帝觀察著。 在共濟會中,上帝被稱為宇宙的偉大建築師(Great Architect of the Universe),每一個人類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複製品"小宇宙",這種人體是小宇宙的理論與道家的觀點是一致的,共濟會的圓規與曲尺圖也與伏羲女媧圖中的圓規曲尺類似。

2002年英國漢普郡燈塔山上出現的金字塔麥田圈,金字塔上方也有一隻全視之眼,金字塔周圍有三十三條光線,33這個數字與基督教、共濟會、佛家、道家都有關。 在 畢達哥拉斯時代,也就是公元前六世紀,數字命理學將33定為最高級的終極數字;33是最神聖的數字,標誌著神聖的真理;耶穌是在33歲被釘上十字架;約瑟 和聖母瑪利亞結婚時是在33歲;耶穌完成了33種奇蹟;上帝之名在《創世紀》裡出現了33次;牛頓創建了一套基於自然現象的溫度度量法——牛頓度量法,冰 融的溫度是基點,稱之為零度,而沸水的溫度即所有煉金過程中的終極結果就是33度,而牛頓也是共濟會的成員;共濟會中的最高等級是33 ;共濟會會員經常說的話是“一切展露於33”;佛教的禪宗共有33代祖師;道家認為三界內共有33層天。

佛像頭部眉心處的佛眼(Buddha's Eye),釋迦牟尼佛在微觀上可以看到一粒沙裡含三千大千世界。

科尼弗松這個星球上最古老的植物屬之一。 已存在了比所有開花植物近三倍長的時間,進化的松果是花的前身,它螺旋形的刺在兩個方向呈現一個完美的斐波那契數列,很像一個神聖的幾何玫瑰或向日葵。

我們的“松果”腺體,拉丁文名石松,因外形類似石松球果內的松子而得名.松果體約米粒大,在我們大腦的幾何中心,位於腦眼睛後方腦裡一處穴狀組織,是與我們的身體密切相關的感光組織,脊椎動物的腦部都有。 有趣的是,松果體是大腦唯一的“單一“部分,而不是擁有一左,右半球。

生理作用松果體調節我們睡眠模式和晝夜節律,唯一保持孤立於血腦屏障系統,並接收比身體的任何其他地區較高百分比的血流量。
松果體分泌重要的褪黑色素,這種荷爾蒙會影響身體的甦醒和睡眠與生物週期。 人和動物的生理髮展也與之有關,松果體會根據所接收的光量調整褪黑激素分泌量,通常睡眠時大量分泌,因此被視為人體重要的時鐘。 松果體在夜間十一時,至隔日凌晨二時分泌褪黑激素最旺盛,清晨以後分泌量急降。 冬天白晝時數縮短,也會導致這種荷爾蒙分泌的時間延後或提前,因而產生季節性情緒失調症,人變得憂鬱、沒精神。 年紀也會影響松果體分泌褪黑激素的濃度,在出生後至六歲期間,達到最高峰,而後隨年齡下降。 年長的人松果體可能完全停止分泌這種荷爾蒙。 我們白天的身心活動,需要大量負責神經傳輸功能的血清張力素,這種化合物與褪黑激素息息相關,其分泌量與褪黑激素成反比,血清張力素在夜間的濃度低得多。 松果體在代謝褪黑激素時也會製造神經化合物松香烴。 近期研究指出,松烴主導引發睡眠時做夢的現象。 專家認為,松果體若配合控制人體生物時鐘的下丘腦,會影響老化的過程。
退化的眼睛許多人認為這是我們的生物學第三隻眼,“靈魂的座位”“啟蒙的中心”。
科學家發現松果體的結構與功能類似眼睛,這個腺體可能是退化了的眼睛。 因為松果體具有和眼睛一樣的視網膜細胞,在一些爬行動物體內仍然包含“桿狀細胞”和“筒狀細胞”。 它能直接感知光線並作出反應,影響身體的醒睡模式與季節週期。 例如人們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會感到心情舒暢、精力充沛、睡眠減少。 反之,遇到細雨連綿的陰霾天氣則會情緒低沉、鬱鬱寡歡、常思睡眠。 這一現象正是松果體在“作祟”。
靈魂的寶座十七世紀偉大的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稱松果體是(靈魂的寶座)他寫於一六四九年的著作《論靈魂之情》周延地探討這種腺體,他在這本名著中表明他相信身體有靈魂。 我們要知道靈魂是與全身相連,不能說它只在身體某個部位,而跟其他毫無關聯。 不 過他特別提到,體內的松果體,是唯一的例外,我們體內有個部位的功能有別於身體其他組織,靈魂不是在心臟,或整個腦部,直接發揮功能,而是從腦部深處有個 極小的腺體,懸於腦部中央一處,供腦部前後方的心神,互相聯繫的通道上,這個腺體有一個細微的變動,心神狀態會大為改變,而心神有一絲改變也會反過來改變 這個腺體的運作。
史上宗教與文化文獻提到的深具靈性意義的松果體世界各大宗教、文化與傳統信仰,都有文獻探討松果體。 縱觀人類歷史記錄,松果體曾經被作為人類精神啟蒙的象征代表,自古以來它又稱神秘的第六脈輪或第三眼,是知識與大智慧之眼,它是整個歷史的神聖像徵。
中國松果體即道家所謂的天眼,佛家言識海,亦稱天眼證智通。
若練功有成,便能觀人氣色,透視人體,預知禍福,預測未來,照佛家所說,既色界天的眼根超越了大地的遠近,時間的過去和未來,一切現像都能明見。
在很多佛教畫像及雕刻中,可以看到臉部有出現三

印度

現代學者和哲學家已經註意到了另一文化與權杖符號的相似之處。
印度神秘主義昆達里尼也認為,人開悟時,靈性能量自脊椎底部往上升至第六脈輪,松果體就是第六脈輪。 第六脈輪與光有關,是全視之眼,是通往高等意識的門戶,

科尼弗松這個星球上最古老的植物屬之一。 已存在了比所有開花植物近三倍長的時間,進化的松果是花的前身,它螺旋形的刺在兩個方向呈現一個完美的斐波那契數列,很像一個神聖的幾何玫瑰或向日葵。

我們的“松果”腺體,拉丁文名石松,因外形類似石松球果內的松子而得名.松果體約米粒大,在我們大腦的幾何中心,位於腦眼睛後方腦裡一處穴狀組織,是與我們的身體密切相關的感光組織,脊椎動物的腦部都有。 有趣的是,松果體是大腦唯一的“單一“部分,而不是擁有一左,右半球。

生理作用松果體調節我們睡眠模式和晝夜節律,唯一保持孤立於血腦屏障系統,並接收比身體的任何其他地區較高百分比的血流量。
松果體分泌重要的褪黑色素,這種荷爾蒙會影響身體的甦醒和睡眠與生物週期。 人和動物的生理髮展也與之有關,松果體會根據所接收的光量調整褪黑激素分泌量,通常睡眠時大量分泌,因此被視為人體重要的時鐘。 松果體在夜間十一時,至隔日凌晨二時分泌褪黑激素最旺盛,清晨以後分泌量急降。 冬天白晝時數縮短,也會導致這種荷爾蒙分泌的時間延後或提前,因而產生季節性情緒失調症,人變得憂鬱、沒精神。 年紀也會影響松果體分泌褪黑激素的濃度,在出生後至六歲期間,達到最高峰,而後隨年齡下降。 年長的人松果體可能完全停止分泌這種荷爾蒙。 我們白天的身心活動,需要大量負責神經傳輸功能的血清張力素,這種化合物與褪黑激素息息相關,其分泌量與褪黑激素成反比,血清張力素在夜間的濃度低得多。 松果體在代謝褪黑激素時也會製造神經化合物松香烴。 近期研究指出,松烴主導引發睡眠時做夢的現象。 專家認為,松果體若配合控制人體生物時鐘的下丘腦,會影響老化的過程。
退化的眼睛許多人認為這是我們的生物學第三隻眼,“靈魂的座位”“啟蒙的中心”。
科學家發現松果體的結構與功能類似眼睛,這個腺體可能是退化了的眼睛。 因為松果體具有和眼睛一樣的視網膜細胞,在一些爬行動物體內仍然包含“桿狀細胞”和“筒狀細胞”。 它能直接感知光線並作出反應,影響身體的醒睡模式與季節週期。 例如人們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會感到心情舒暢、精力充沛、睡眠減少。 反之,遇到細雨連綿的陰霾天氣則會情緒低沉、鬱鬱寡歡、常思睡眠。 這一現象正是松果體在“作祟”。
靈魂的寶座十七世紀偉大的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稱松果體是(靈魂的寶座)他寫於一六四九年的著作《論靈魂之情》周延地探討這種腺體,他在這本名著中表明他相信身體有靈魂。 我們要知道靈魂是與全身相連,不能說它只在身體某個部位,而跟其他毫無關聯。 不 過他特別提到,體內的松果體,是唯一的例外,我們體內有個部位的功能有別於身體其他組織,靈魂不是在心臟,或整個腦部,直接發揮功能,而是從腦部深處有個 極小的腺體,懸於腦部中央一處,供腦部前後方的心神,互相聯繫的通道上,這個腺體有一個細微的變動,心神狀態會大為改變,而心神有一絲改變也會反過來改變 這個腺體的運作。
史上宗教與文化文獻提到的深具靈性意義的松果體世界各大宗教、文化與傳統信仰,都有文獻探討松果體。 縱觀人類歷史記錄,松果體曾經被作為人類精神啟蒙的象征代表,自古以來它又稱神秘的第六脈輪或第三眼,是知識與大智慧之眼,它是整個歷史的神聖像徵。
中國松果體即道家所謂的天眼,佛家言識海,亦稱天眼證智通。
若練功有成,便能觀人氣色,透視人體,預知禍福,預測未來,照佛家所說,既色界天的眼根超越了大地的遠近,時間的過去和未來,一切現像都能明見。
在很多佛教畫像及雕刻中,可以看到臉部有出現三

打坐時的佛像,就像一座金字塔那樣可以聚集宇宙能量。 這時的佛眼就像美國國徽金字塔圖案頂部的全視之眼,佛家講佛無處不在。 佛法無邊,普度眾生;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打坐本來就是可構成一個金字塔狀而金字塔在當今科學家用了多年的研究後確實驗證了這種金字塔結構的與眾不同:
這是用卡爾良照相機所拍攝的金字塔狀物的能量場。

有實驗證明在金字塔狀牛奶盒中裝的牛奶要比一般的包裝保存牛奶要長久的多我想這就是所謂宇宙能量的神奇效應。

還有就是宇宙能量或者說都是以波的方式傳送的。 “波”的三圍呈現就是這種螺旋狀

基因也是雙螺旋結構。 起外在的表徵方方面面在人之“百匯”其表徵也越加的明顯:

雙螺旋,單螺旋,波。 還有事物的各種各樣的周期性。 這些無不昭示這世界的真相——那就是頻率,也就是聖經中說的“聲”創萬物。

轉貼自http://www.cfjkshbdw.com/show/05/85921.html

宗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鎵鍹
  • 很棒的文也解了心中疑惑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