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醫療》讀書會關於脈輪的講義,這是最後一篇。這裡所刊載的,是屬於需要思考的觀念部分,如果可以想清楚,對於生命將會有很大的幫助。這就好像清末 民初東北的大善人:王鳳儀,他透過替人「講病」─換句話說,就是幫助病人思考自身的起心動念、所做所為─便能夠將病醫好。也如同佛教經典《入行論》所說 的:「聽聞隨轉修心要,少力即脫生死城」。
至於其他關於脈輪的康復技巧,《能量醫療》一書裡頭有詳細的說明,再次推薦各位購買這本書,好好的研究一下。
※對《能量醫療》(琉璃光出版)及《慧眼視心靈》(遠流出版)兩本書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跟燕林書店訂購(這兩本書在一般書店可能不易購得)。兩本書各訂價320元及360元。同時購買兩本書,特價650元,並且免運費寄書。若單冊購買,恕不折扣,且需另付運費。
(與燕林書店聯絡:woodstockalbert@yahoo.com.tw)

(四)第四輪,心輪
(1)心輪發展良好的人,能夠透過心輪的濾鏡「看見」、「聽見」,或「感覺到」其他人,並以其富愛心的本質來作判斷。他們會根據一個行動可能會在世界上創造更多的愛或減少了愛來評估該行動。
(2)一個主要受到心輪支配的人,引導他的是「心」勝於「頭」,感覺勝於思考,愛勝於邏輯。
(3)除了心臟外,心包、胸腺以及肺也分布在心輪的範圍內。心包是個環繞著心臟,保護著它的袋子,而心臟事實上是身體裡面唯一無法保護它自己的器官。每一 個器官都有它本身的防衛系統,然而心臟一直給予身體無條件的愛,高高興興地輸送著生命的汁液到需要的地方,它確實是為了愛而不是為了戰爭而存在的。心包是 它的保鑣,也是它優秀的私人秘書,替心臟緩衝來自其他器官此起彼落的各種需索(比方說,三焦經在免疫系統的反應被觸發時,可以從任何器官汲取能量,但心包 便不准許它對心臟下徵召令)。
(4)現今文化的一個問題是許多人的心輪發展不良,導致它所代表的法則在多數的團體裡並未獲得應有的重視。不過,擁有一個無法與其他氣輪保持平衡的廣大心 輪也是有害的。有很多人的確「愛的太多」了。他們可能會對他人的痛苦過度認同而使自己深深受苦,以致失去情感上的自主能力,變成了情感的相互依存,最後落 得和心輪枯萎的人一樣,無法開創一段成功的人我關係。大愛到不需要理智,大愛到萬般不願見到他人受罪,這樣的方式並不能另一人發展空間,結果是雙雙都變得 無能了。並非要教心輪保持沉默,而應該是在它和其他氣輪之間發展出更良好的平衡狀態,容許每一輪擁有它自己的力量與聲音。
(5)心臟本身在現代文化中是個被低估的器官。我們只對它彈性特佳的幫浦功能印象深刻,多數的原始文化則相信思想是源自心,而不是腦。
最近發生了一件令大家頗為訝異的事,就是我們發現心臟也會思考。

※以上是《能量醫療》一書關於「心輪」的重點;以下則是《慧眼視心靈》的重點,以及個人的補充。

◎第四脈輪是人類能量系統的中央發電場。它是位於正中央的脈輪,斡旋於身體和心靈之間,決定身心的健康與力量。第四脈輪的課題,主要表現在:愛的力量、寬恕,以及自覺。
(一)愛的力量:雖說「思想能量」常被認為優於情感能量,但事實上,情感能量才是人類身心真正的發動者。
我們先在族群裡開始學習到愛。等第二輪甦醒後,我們便學到了友情聯繫。等第三輪甦醒後,我們發現了對外在事物的愛。以上三個脈輪,都將愛放置在外在世界裡。在我們文化某個階段,以上三種愛的行為,就是人生所需的全部。
然而,隨著心理治療和心靈運動出現,愛被認為是影響或決定生理活動的力量。愛能幫助我們治療自己和別人。
「我永遠都不會相信,愛的舉動會換來痛苦。」(傑克與琳恩的故事,p.253)
(二)寬恕:第四脈輪比其他脈輪更能代表我們「放手讓上帝接手」的能力。我們憑著第四脈輪的能量,接受自己的情感挑戰是上天計畫的延伸。上天的計畫,是要 我們的意識有所演進。釋放情感上的苦楚,放棄想知道事情為何就是這樣發生的需求,就能到達一種安寧的境地。但是,為了達到這種內在寧靜,必須擁抱寬恕的治 療能量,釋放對人類自決正義的那些較次等的需求。
「無法愛自己,就無法愛別人」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句話。然而,對許多人來說,愛自己,仍然是一個模糊的概念。
我們常透過物質的方式表現愛自己的行為,但是,用旅遊、玩具來獎勵自己,其實是第三脈輪的愛。雖然這種獎勵方式令人愉快,卻也能阻礙我們與內心深層情感波濤的接觸。這種情感波動,在我們需要評估一段關係、一份工作,或其他影響健康的麻煩情境時,就會出現。
愛自己,是第四脈輪的挑戰,言下之意是:愛讓人有勇氣傾聽內心的情感訊息和心靈指引。
在我們心中,最常引導著我們的,是「受傷幼童」的原型。
每個人心中那位「受傷的幼童」,包含著年少時受損或發育不全的模式,以及機能障礙的自我形象模式。不自覺的,長大成人後的我們可能繼續以這些模式運作,儘管是用一種新的方式。
例如:害怕被遺棄的恐懼轉成為嫉妒;性虐待變成性機能障礙,並常讓我們對自己的小孩重施同樣的凌虐行為。小孩對自己的負面形象,日後可能演變成機能障礙的起源,諸如厭食症、肥胖症、酗酒及其他的上癮行為。
要愛自己,就要開始對抗在我們內心的原形趨力,革除受傷幼童對我們的駕馭。倘若無法療癒,傷痛將使我們一直活在過去。
德瑞克的故事,P.256
寬恕的舉動能讓我們痊癒。耶穌的人生及其教義均顯示,寬恕是完美的心靈活動,但也是一種心理治療行為。寬恕不再是一種選擇,而是痊癒所必須的事物。耶穌一向先治療病患所受的情感痛苦,之後生理上的痊癒自然尾隨而來。
愛自己,指的是照顧自己到能夠原諒存在於我們過去的人,如此一來,我們過去所受的傷害才無法再傷害我們。
第四脈輪的能量,推動著我們進一步達到心靈成熟的境界,超越我們與神之間的父子對話,超越我們向神祈求、請神解釋事情發生原因的情況,也超越恐懼未知的 狀態。受傷的幼童將神視為操縱獎懲系統的角色,並用人類邏輯解釋所有痛苦的經驗。受傷的幼童不明白,在所有經驗中,不管這經驗有多痛苦,心靈視見都存在於 其中。只要我們還像個受傷的幼童般思考,我們的愛就是有條件的,而且我們會非常害怕失去。
(三)自覺:我們的文化,是第四脈輪的文化。但這個文化,尚未走出我們的傷痛,也尚未走入心靈成熟的狀態。
唯有走過第四脈輪,學習第四脈輪的課題,我們才能走出這個脈輪。等走進內心深處,我們便能拋去前三個位置較低脈輪的思想模式,尤其是族群的情感,讓自己 解脫「以家人需要為優先」、「我不能換工作,因為我太太需要安全感」等習慣性定義的保護。在心門入口處,只有一個問題迎接著我們,那個問題就是:那我呢?
這個問題是一種祈求,將數年來受壓抑但記錄完整的情感資料拉向我們自己。藉由發現自己的情感本質(這與任何人、任何事無關,而只和我們自己有關) ,我們便開始進行自我了解這項艱鉅的任務。每個人都要問:我喜歡什麼?我愛什麼?讓我快樂的是什麼?我的長處是什麼?我能靠自己嗎?我為何要做我所做的那 些事?我為何需要別人的贊同與注意?我是否強壯到能與另一個人親近,但仍能尊重自己的情感需求?
追求這些自我探索的問題並不容易,因為我們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將要求我們改變自己的生活。
1960年代以前,這類型的自我反省,只屬於社會邊緣成員探索的領域。一般人相信,心靈覺醒的代價太高、風險太大。
1960年代的革命能量,讓成千上萬的人反覆的說:那我呢?
人類意識運動推動著我們的文化,走過第四脈輪的原型門檻。這種運動挖掘出我們心中的秘密,細訴著那些塑造我們大部分成人性格的創傷童年。
由此可知,在這個第四脈輪的文化中,全國離婚率與日俱增,也就沒什麼好驚訝了。
第四脈輪開啟,也改變了我們對健康、治療,以及疾病成因的看法。儘管疾病曾被認為是起源於基本上位置較低的脈輪,也就是遺傳和細菌,但我們現在認為,疾病是源自於有毒的情感壓力。情感傷害修復時,治療便已開始。我們的整個醫療體系如今正以內心力量為核心重新塑造。

 

 

轉貼自http://woodstockalbert.pixnet.net/blog/post/18619301-%E3%80%90%E8%83%BD%E9%87%8F%E9%86%AB%E7%99%82%E8%AE%80%E6%9B%B8%E6%9C%83%E2%94%80%E7%AC%AC%E5%9B%9B%E8%84%88%E8%BC%AA%EF%BC%9A%E5%BF%83%E8%BC%AA%E3%80%91

宗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