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求道者和靈修人士早已知道第三眼 (即智慧眼)的重要性,然而,現代科學直到最近才正式承認它的存在。例如,俄國科學家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在受測者的前額放置不透光封裝的攝影底片,結果 顯示出底片開始形成影像。主持這項研究的斐多利‧培迪斯德夫(Vitaly Pravdivstev)表示:「這項實驗顯示,有些人能夠從額頭內邊的某個部位放射出所謂的腦中影像。」

培迪斯德夫先生進一步指出這種成像能力與大腦中心(即第三眼)兩者之間的關聯性。他說:「古老的東方傳統思想可以證實我們的推測:東方人認為這種放射影像的能力源於人類的能量中心,而密教則稱這個能量中心為第三眼。」

在動物學中,早已證實某些動物具有第三眼。譬如,許多爬蟲類和鳥類都擁有第三眼--松果體,雖然它沒有像肉眼一樣的視覺功能,但能感應光與熱。而人類的松果體也證實具有感光細胞,會根據所接收到的光量多寡來決定褪黑激素的分泌量。

然 而科學家們都普遍輕忽了松果體在人類生理機能上的重要性,儘管它與某些動物的第三眼有類似功能,但人類並沒有直接使用松果體來感光。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 肉眼也會分泌褪黑激素,這似乎使得人類松果體所扮演的角色更加無足輕重。加上它所在的位置並不像動物的第三眼那麼明顯,而是位於腦中深處,這又使它顯得更 加微不足道。就進化的觀點而言,松果體可能是沒有具備現代人生存所需的功能而逐漸退化的器官。

斐 多利‧培迪斯德夫的研究結果,可能有助於現代科學重新認識松果體。從人類松果體具有放射腦中影像的能力看來,這次研究結果比以前科學家對松果體功能的了解 更完整,同時也顯示出第三眼本身的確具有「觀看」的功能,並非只是一個殘留的器官。對許多人而言,或許他們的第三眼確實已廢而不用,但其真正原因可能與科 學界之前所推測的原因迥然不同。也許只需經過師父所說的「再度與上帝溝通」的過程,就可以喚醒松果體的功能。

在 1920年代,另一位神智學的學者普魯克(G. de Puruker)則以靈性的角度取代生物學的觀點,在他有關松果體與人類進化的著作中提到:儘管如此,松果體還是直覺的源頭,每當我們有預感時,松果體就 會輕微振動;而當我們有靈感或靈光乍現時,松果體會振動得更強烈。然而要讓松果體運作起來卻相當困難,這主要是因為肉眼的功能把它壓抑了。隨著時間過去, 肉眼將逐漸演化而具有更完美的功能,但它的重要性將退居其次,而「第一眼」(指松果體)則會再度恢復它原有的地位。

值 此黃金時代開展之際,也許普魯克對「第一眼」的觀點,將再度得到科學界的肯定。果真如此的話,則培迪斯德夫的這項研究堪稱是科學界認同智慧眼的意義與重要 性的初期代表。正如師父一再提到的,智慧眼是我們內邊重新與上帝溝通的管道,因此,在未來的數十年,我們應該更深刻體會到與內在上帝聯繫的重要性。

宗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