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嗣涔 台大電機系教授
中華民國八十年八月
科學發展月刊 第十九卷 第八期

氣功是我國自古流傳下來的一種保健強身、益壽延年的醫療保健運動,已有幾千年的歷史。 它是我國古代人民與大自然與疾病博鬥過程中,運用大腦意識的作用,對身體實行自我調節的經驗總結,是一種非常獨特的自我身心的鍛鍊方法。它與中國傳統醫學 中對人體疾病的診斷方法如把脈,以及治療方法如針灸及中藥,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醫療體系。

但是氣功在幾千年歷史的發展上,卻是高低起伏不定,主要的原因是氣功之「氣」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讓沒有練過的人感到很玄虛,另外氣功的門派很多,滲雜 了不少得道升天,見神見鬼等神秘色彩,加上宣傳過頭例如「氣功能治百病」,給人們留下不好印象,產生反感情緒。尤其自19世紀末年,西風東漸以後,凡是不 能用近代科學解釋的傳統習俗,都被視為「不科學」,「迷信」而遭到忽視、排斥的命運,中醫與氣功在20世紀前70年當中,正遭遇到如此的下場。直到民國六 十年初,由於中國大陸開發出「針灸麻醉」的新麻醉技術,使病人在開刀手術當中還能與醫生談話,因而震驚了西方醫學界,並刺激全世界開口從事積極的研究,使 「針灸」登上世界醫學的殿堂。這表示傳統醫學能歷經數千年而不衰,是有它的道理存在。至於氣功方面,在民國四十年代,蘇聯號己學習了我國的氣功,並將其廣 泛的運用到醫院,療養院改善各種慢性病。而在民國五十年代末,加拿大及美國根據氣功放鬆的原理與現代電子儀器結合,研製生物回饋療法,並將其納入到「控制 論」的研究範圍,同一時間,西方也發展出「超覺靜坐」(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1〕,雖然超覺靜坐的名稱與「氣功」不同,但實際修練的方法與氣功入定是類似的。至於對氣功做大規模而且系統化研究,則開始於民 國六十七年。中國大陸在錢學森博士的領導下,對氣功本質及外氣的作用開始進行深入的研究。國科會也自民國七十七年初開始,支持更廣泛的人體生物能場的研究 計畫,內容包括了氣功內外氣以及人體經絡及傅爾電針診病之依據等主題。三年來總共支持了二十多個計畫,參與的研究人力有二十多人,也做出了不少的成果。可 以說在海峽兩岸研究機構的多年努力下,已經逐漸揭開了氣功的神秘面紗。以下我們就氣的概念,氣功的源起,以及對氣功所做科學研究的結果,來闡明「氣功」究 竟是什麼。


一、「氣」的概念

氣功的含義,簡單的說就是用意識不斷的 調整呼吸和身體的姿勢來練「氣」的功夫,一般包括調心,調息和調身三個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調心」,也就是腦中要祛除雜念,放空和放鬆,但又不能昏昏沈 沈。其次是「調息」,也就是「吐納」之術,以現代語言來說,就是「腹式呼吸」,呼吸要麊合小腹的伸縮而達到細而勻,深而沈的境界。最後是「調身」,不論是 用站姿,坐姿或是臥姿,均要達到全身放鬆入靜的境界。至於「氣」是宇宙一切事物構成的基本物質,這種觀點被引用到醫學領域裏,就以氣的運動及變化來解釋人 的生命活動。中國醫藥學院曾對我國現存最早的醫學經典著作──黃帝內經中有關「氣」的觀念做了統計分析〔2〕發現,在內經約15萬字中,「氣」字出現了近 三千次。其中氣字詞彙用做名詞的如「陰陽氣」、「天地氣」、「藥氣」、「濕氣」、「民氣」、「臟氣」等共有233個;用做形容詞的如「中氣」、「邪氣」、 「氣弱」、「氣結」等共有199個;用做動詞的如「出氣」、「閉氣」、「氣生」、「氣脹」等有89個。因此氣出現的範圍,可說是至大無外,至小無內,非常 廣泛。但是也發現「氣」字不用在無形的心理內容,而只用於有形的物類,它具有能力能產生可觀察的現象。以現代語言來說,人身的各種「氣」,如「臟氣」、 「血氣」,可視為各種組織或器官的生理功能。而「外氣」(即武俠小說中所說的掌風)則是身體所產生的一種「生物能場」,它包含了電磁波、壓力波〔3〕 〔4〕〔5〕以及一些未知的能量形式。至於「練氣功」就是在修練身體以致於達到一種叫做「氣」的生理狀態,簡稱為「氣功態」〔6〕。其他如「氣」感, 「氣」亍任督二脈,「氣」行大小週天則是當身體處於氣功態時,一種叫做「氣」的生理現象,被大腦感知在身體的奇經八脈系統傳播的現象。
總而言之,「氣功」就是運用意識的作用,對自己身體及生命過程實行自我調節,達到一種新的生理狀態──「氣功態」的一種工夫。

 

二、氣功的源起〔7〕

氣功在我國流傳已有幾千年的歷史, 在黃帝內經中第一大部份「素問」的「上古天真諭」,「異法方宜論」及「刺法論」等經文中均提到了「導引」、「按●」、「餌舌下津」、「淨神不亂思」等語都 是指氣功的鍛鍊方法。相傳黃帝內經的出現是在西漢初年(西元前200年左右)〔8〕,而在西元前380年的戰國時代所出版的行氣玉佩銘,已有如下的文字; 「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其中的「行氣」即為呼吸療法,也就是後世之「氣功」。其他如老子道德經有「虛其心,實其腹,致虛極,字靜篤」等 語,都是指在練功時,心情須安靜,意要守丹田,即練氣之功夫。凡此種種都說明了早在春秋戰國時代,我國人民就已運用氣功養生健身。
至於氣功的起源究竟是在什麼時代?什麼樣的狀況下出現的呢?在商朝初期的銅器上,有些圖像十分生動的描述了古人練「氣功」的各種姿勢,這說明在文字產生之 前,很可能就產生了氣功。至於「氣功」練法中的「調息」及「調心」很可能是人在抵抗大自然的種種考驗下,所綜合歸納出的一些原則,例如,當天氣寒冷時,人 們會坐在避風朝陽的地方取暖,坐的姿勢自然將手腳緊縮靠近驅體,兩手放在小腹上,並將口自然閉合,以利保暖,這就是後來練功時的打坐姿勢。在空氣稀薄處, 自然會產生深呼吸,久而久之,形成了腹式呼吸。另外在偶然的快速思想過程中,激發了小腹(丹田)的氣感,並領悟到如能全身放鬆,更容易引發氣感。人們逐漸 從這些活動中,歸納出了許許多多的方法,而教導一般人進行有意識的鍛鍊,經過幾千年不斷的改善,而演變成了今天的氣功。

 

三、氣功的本質──氣功態

練氣功時,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生理變化?與一般人在正常狀態下有什麼顯著的不同?這是氣功要想科學化必須嚴肅面對的第一個課題。目前由大陸及國內所做的實驗發現,氣功師父在練氣時,至少發生了下面幾種變化:
1.手掌及臉部溫度發生變化〔9〕:大部份師父練氣時,手掌及臉部溫度上升,通常伴隨著血壓下降,但也有小部份相反, 溫度下降,血壓上升,手掌溫度上升的原因主要是血管放鬆,血流量增加的結果。由於血管是由人體自主神經系統中的交感神經所控制,在正常狀態下,應該不受大 腦的意識所控制。因此師父練功時,顯然刺激到了大腦自主神經的樞紐──下視丘。


2.身體穴位量到了低頻的震波〔10〕〔11〕:大陸的學者用壓力偵測器在身體的重要穴位,如兩道眉毛中間的印堂穴, 手掌中心的勞宮穴及肚臍下的氣海穴量到了8到13赫茲的低頻震波,比一般人高10倍左右〔10〕,另外一組學者則測到主峰在3到5赫茲,能量超過背景噪音 十到一百倍的低頻震波,只有少數師父測到10到13赫茲之震波〔11〕。這些數據表示,氣功師父在練功時,身體的穴道產生了機械的振動,推動周圍的空氣形 成震波。


3.內臟產生蠕動〔12〕:三軍總醫院核子醫學部用放射性元素●來標定硫膠質,打入體內,再用γ射線偵測器來測量氣功 運氣前後肝內的血流量變化時發現,在用導引,行氣及吐納時,肝臟都會呈現規律性的舒張及收縮,促進肝臟血液循環,發揮按摩肝臟的功能。另外在大陸的研究中 發現,當運氣經過胃腸時,這些臟器也會急遽的收縮及擴張,由於身體的器官也是受人體自主神經系統的交感及副交感神經控制,而臟器的蠕動現象均顯示副交感神 經受到相當大的刺激,這又再度證實練功時大腦自主神經總樞紐(下視丘)受到了刺激。


4.腦神經的反應〔13〕〔4〕:北京中醫學院對練功時中樞神經系統的功能狀態,做了詳細的研究,他們認為人體一切功 能均受中樞神經系統之控制,因此研究中樞神經系統之行為對嘲「氣功」的本質極為重要。他們用聲音,閃光,觸覺刺激的方法來刺激神經末端之感受器,然後測量 這些神經信號送進大腦之誘發反感。結果測量這些神經信號送進大腦之誘發反應。結果發現當師父練功時,這些神經信號在大腦受到不同程度的抑制〔13〕,但是 自主神經中樞所在部位腦幹則明顯處於激發的狀態。這一事實不僅可以解釋前面所量到的現象,如手溫變化,內臟蠕動,即「大腦靜,內臟動」和「靜中求動」的理 論,同時也為解釋氣功練到高深時所產生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現象提供了神經生理學的基礎。臺大醫院腦神經室所做的類似實驗顯示,練功10年以上的師 父,其腦神經誘發電位與一般人有顯著的不同。


腦神經的另一個重大反應是腦自發電位(腦波)的變化。腦波是一位德國科學家貝克於1929年所發現。他的測量方法很簡單,只要放兩個電極在頭顱上,就可以 量到大約只有10個微伏左右的電壓變化。當被測試的人張開眼睛時,這些電壓的振幅很小,頻率大約在13到35赫茲,叫做β 波。但只要一閉眼,幾乎瞬間就會出現5到10倍振幅,頻率在8到13赫茲的波動,叫做α波。
臺大電機系的實驗發現〔4〕,當學佛與學道不同門派的師父在練功時,腦α波之變化可以粗分為兩類,佛家的「禪坐」(即靜坐)與道家的「放空」等功法相當接 近,都是在靜坐中,或者是腦中什麼也不想(放空),或者是數息或守竅(坐禪),集中意念數自己的呼吸或是想身體某一部位如丹田。這些功法對腦α波的影響就 是大幅降低α 波的振幅,愈是高段的師父,壓抑α波之能力就愈強,甚至把整個α波都去掉了。這種狀態是人體巨觀細胞系統的一個全新的狀態,與「清醒」及「睡眠」兩個人體 最常見的狀態均不同,因此定義為「入定態」,代表了身體所處的一種氣功功能態(簡稱「氣功態」)。
另外一種練功法即道家及佛教密宗的練法,也就是練丹田,練任督及大小週天的功法,這時師父腦內α波振幅大幅度的增加,從2倍到5倍都有,這種狀態定義為 「共振態」,是有別於「入定態」的另一種「氣功態」。為什麼叫「共振態」呢?因為他們發現〔14〕與腦α波相同頻率的用閃光或快速思想來刺激大腦,而讓腦 α波振幅大幅增加的話,是可以引發氣感,造成氣集丹田或氣走打通任脈之結果,而氣感又可以激發α波,因此產生共振的現象。另外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的實驗 顯示,α波之變化可能受到血管脈波之影響,因此到底是α波還是脈波是造成「共振態」,還有待進一步的研究。
在實驗的過程中,臺大電機系也發現道家高段師父練功時也是進入「入定態」,與「佛家坐禪」的高段師父結果非常類似〔15〕,顯示道家的練功法是先練「共振態」,再進入「入定態」,而佛家坐禪,一開始就是練「入定態」,兩者殊途而同歸,最後是境界似乎是相同的。


四、外氣的性質

外氣也就是武俠小說中所說的掌風,到底外 氣的性質是什麼?是氣功科學化所要面對的第二個課題,大陸上的研究人員用紅外線探測器來測量師父所發外氣中8到14微米波長之紅外線〔16〕,由此測到了 從掌心勞宮穴所發出有大低頻漲落的紅外信號。臺大電機系也用銦化銻紅外線偵測器來量外氣中所含3到5微米紅外線之強度〔1〕。實驗結果顯示,當氣功師父發 放「養氣」,也就是替人治病,助人練功之氣時,手掌溫度會上升,紅外線強度大增,而師父身體也處在「共振態」。但若改發「殺氣」,也就是傷人之氣時,則手 掌溫度會下降,紅外線強度減弱,這與前面所說練氣時,可由大腦意識直接控制交感神經,放鬆或收緊血管,導致手掌溫度上升或下降的現象是一致的。
另外根據大陸研究人員所做實驗顯示,外氣中還有高能量的電磁波,包括微量的γ射線,X射線及紫外線等等〔 16〕。有時也含有一些大型分子的碎片,能在一米遠處打動懸掛的縫紉線,使垂直下落的粉塵向前飄動,甚至還量出了這些微粒流的速度在每秒13到104公分 之間。凡此種種證據皆顯示了外氣中的確含有多種的能量型式,包括還沒有量出的部份,我們通稱為「生物能場」。

 


五、外氣的作用〔17〕

在中國大陸所做的氣功實驗中,有 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研究的研究是在了解外氣對小分子,細胞,生物大分子,植物種子,動物及人體的免疫功能之影響,以及外氣用來治療病症的效果。其中比較重要 的發現包括北京清華大學所做氣功外氣對液晶的作用〔18〕,發現外氣可以推動液晶的長鍵分子,使其旋轉,也可以對雷射光的極化方向造成部份影響,顯示 「氣」有著比目前人們所理解到的更為深刻的內涵。另外由氣功外氣對老鼠腹腔巨噬細胞,淋巴細胞,腫瘤細胞,心肌細胞的實驗中均觀察到了非常顯著的效應 〔17〕。在對大腸桿菌及葡萄球菌之實驗時,發現以「養氣」作用30分鐘可以大幅增加細菌之繁殖速率從1.5 到7倍,「殺氣」則可以殺傷細菌百分之五十到九十。陽明醫學院生化科也嚐試以「養氣」及「殺氣」來研究對癌細胞之影響,結果發現細胞呼吸速率,DNA合成 率,蛋白質合成率及細胞生長數目雖無明顯變化,但RNA之合成量就出現了顯著的不同,實體腫瘤在接受十次「殺氣」,每次兩分鐘後,DNA有斷裂情形,顯示 外氣的確與細胞內大型生物分子產生交互作用〔19〕。
至於外氣對人體的效應,北京中醫學院研究了外氣對腦 α波的影響〔17〕發現,在外氣作用下,正常受試者腦電功率明顯增大,由於大腦是控制身體心理及生理的總樞紐,因此大腦生理發生改變,當然會影響到身體,由此可以證實外氣療法是有理論根據的。

 

六、氣功的保健原理

由前面所提的實驗證據顯示,練習氣功 可以打通腦內意識中心與下視丘自主神經系統之障礙,因此可以控制血管通透性及末梢血流量增加及改善血液循環。再由氣到血到,把營養送到全身每一部份,讓本 來因為血液循環不良,所獲營養不夠,即將致病的細胞得到充足的能量,排除累積的廢物,自然細胞活力增加,抵抗力也增加,消彌一場即將來臨的疾病。另外氣功 鍛鍊能刺激到副交感神經,讓胃腸蠕動增加,消化液分泌增加,從而增進了食慾,提高了消化功能。再加上練氣功要求放鬆,排除雜念,因而降低了對外界刺激的反 應。一旦外界刺激對大腦之干擾減少,身體自主神經系統將自動去調適,修復整個身體,促進了身體的健康。
總之,氣功鍛鍊可以幫助放鬆,消除緊張狀態;能疏通經絡,調和氣血;能提高神經系統協調能力;能降低身體新陳代謝的速率,將多出能量用作修補身體,抵抗疾 病;能按摩內臟,改善消化及吸收功能,能增大肺活量,血管容積量,增加營養輸入及循環之能力,凡此種種都能達到防病治病,健康長壽的目的。

七、結論

氣功的鍛鍊,可以說是預防醫學的一部份,它所改 善身體能量及協調不平衡而治療疾病的方法,正是中國傳統醫學的精髓。可以說,中國醫學是把人體當成一個複雜的「系統」,而非個個器官獨立的零件組合體,系 統中每一部份間都有密切的聯繫,因此如何達成系統物理能量分配的平衡,也就是陰陽的平衡,成為中醫治療的最高指導原則,而氣功的修練正是達成能量平衡的最 有效方法。可以說「氣功」與中醫所處理的人體醫學,正是西方醫學界所欠缺的「系統」觀念,兩者正好可以互補互成,共同創造出一個嶄新的醫學領域,國科會將 朝此目標努力。

參考文獻

〔1〕J. P. Banguet,EEG Clis. Nemophysiology,35, 143(1973)。
〔2〕莊宏達,中華民國第三屆世界中國醫藥學術大會及國際針灸研討會聯合大會,臺北,114,1990。
〔3〕顧涵森,自然雜誌,3,533,1980。
〔4〕李嗣涔,臺大工程學刊,49,97,1990。
〔5〕顧涵森,自然科學年鑒,1,34,1980。
〔6〕錢學森,自然雜誌,4,483,1981。
〔7〕林厚省、鉻佩鈺,「氣功啟示錄」,丹青圖書公司,臺北,1990,第2至5頁。
〔8〕魏凌雲,「鍼灸科學與技術」,中華書局,臺北, 1987,第6頁。
〔9〕王斌愛,氣理(增刊),12,1985。
〔10〕陶燕芳,楊寶堂,氣理(增刊),8,1985。
〔11〕褚中祥、王修璧、李道德、孟淑芳、李盈忠,「氣功科學文集(Ⅰ)」,胡海昌等主編,北京理工大學出版,1989,第276頁。
〔12〕陳維廉、林雄、楊佑文、許惠珍及廖炎智,第三屆世界中國醫藥學術大會及國際針灸研討會,臺北,122, 1990。
〔13〕劉國隆、崔榮慶、牛欣、彭雪艷,「氣功科學文集(Ⅰ)」,胡海昌等主編,北京理工學院出版,1989,第 12頁。
〔14〕李嗣涔,臺大工程學刊,46,117,1989。
〔15〕李嗣涔,第一屆國際氣功大會,臺北,1991。
〔16〕顧涵森,自然科學年鑑,2,34,1981。
〔17〕胡海昌,吳祈耀編,「氣功科學文集」(Ⅰ)和(Ⅱ),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北京,1989。
〔18〕陸祖蔭、晏思賢,劉致用、郭峰及任素清,氣理(增刊),9,1985。
〔19〕簡靜香、崔玖,「生物能場對癌細胞之影響」,國科會計畫報告,1991。

宗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